就像傷口才剛造成,我們不能連疼痛連呻吟的權利也沒有就可以馬上叫傷口癒合。

有些「理想」太容易完成就會讓人忘了這原來是理想。

學生依然選擇放棄,在我三番四次苦口婆心後,我的心碎得山崩地裂。

Everything has an ending, and every ending is a new beginning

感覺要是不對了,哪怕你有偉大孫中山扛起整個江山喊說要改革的情操,得回來的只有那句話

一點也不誇張,這等同於你告訴他:「你不是我親生的!」

一家人出去吃飯,原本是稀鬆平常的事,如果要特別去交代就顯得極不尋常。

NO MORE POSTS
Show Buttons
Hide Butt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