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本的由來

許用上十輩子的時間也無法擠進那些人生必讀的 一百本 ,可是我們可以用心創造屬於自己的 一百本 。那些 gatzat 爬過的 一百本,記載的是生活的瑣碎,堅持以真誠爬過歲月。

一百本的概念是由我的一位從事設計的朋友「傑夫」所提出來。故事大概的經過是,有段相當長的時間我在本身的部落格常寫一些生活小品,好多文章發表後在 2010 年的某一天,這位朋友從臉書發簡訊給我,原文原封不動如下:

想問一下
我想做一個<100百本書籍封面>的毫無意義之活動
主要的目的是給自己爽
我可以借用你所有的blog的title來當做靈感之一嗎?
看到這裡你應該還是一堆問號
舉個例子: 你最新的文章 – 我不配
我就會做一個書本封面的設計
來配合該文章的內容
又活著我個人的想法來注入那設計裡面
總結來說 用你的文章標題 用我的設計內容

Crossover !Deal or not Deal?

我自問何德何能?在受寵若驚的情況下從 to Deal or not to Deal 的選擇中當然立馬說 Deal,於是 2010 年往後的大部分文章都會有「傑夫」的封面設計。

創作的過程通常是這樣:每篇文章我完成大約 80% 的文字就會發稿給他,先讓他有個想法再創作封面。有時我一時興起連續好幾篇文字會讓他吃不消;當然也有很多時候,我寫了老半天也寫不出幾個字出來。事隔幾年後,當我再問起他當時的動機,他是這麼說:是誰說一張封面就一定是要一本書?為何不能一篇文字一張封面?

感謝這位朋友在我寫字多年後的出現,
為我再也平凡不過的文字譜上不凡的畫面。

「一百本」的前身,其實就是我關門大吉好久的部落格 gatzat cafe。說來也慚愧,從 2000 年開台,網址、網站設計陸續轉換,文字斷斷續續停停寫寫一直到 2013 年關閉,如果真的要去統計所寫過的文章,也應該不少過 100 篇了(12 年 100 篇還真少得可憐)。有些心情文字發表了,當人事物都過去了,發現沒必要再公諸於世,結果我又把它們收起來。

每隔一段時期心血來潮看回自己的文字,總是忍不住再去修改一些詞句與用字。
要是出一本書,發表了就是烙印在紙張上了,想要再修改也來不及,寫部落格就有這個好處。

那些年爬過來,我無法確定已累積了多少願意追隨的讀者,不過有一點我倒是可以肯定的是經過這些年的戰亂與荒蕪,我早已失去了他們。 不管怎樣,我真心感謝那些曾爬過我歲月的讀者朋友們。

至於如今的「一百本」是否如願順利完成?在這個全都追求速度與激情的年代,是否還會有人一字一句去細讀文字?我想有些傻事還是需要一些傻子去堅持吧。坦白說我無法再灑狗血信誓旦旦說哪年哪月哪天會完成一百本,即使僥倖完成了一百本是否就是個了結?

都說了嘛,「一百本」不過是個概念,卻是一個看得見的方向與目標。
完成了這一個一百本,下一個一百本就不遠了。

關於(好多年前的) gatzat cafe

那是一間坐落在街角的咖啡廳,木質招牌上『gatzat cafe』閃著內斂的金屬光澤,透著中式的古樸和西方的優雅,門面並不張揚,黑色調的運用甚至顯得有點兒過於靜謐的肅穆。店面開了幾年,作為老板的他不急不緩踏踏實實地經營著,店內裝修得很簡潔,有限的幾張座位,來的通常都是熟客和他們的朋友。

咖啡廳的正中有一架白色的三角鋼琴,生意不忙的時候,老板會自個兒坐在琴前,用細長的手指在黑白鍵盤上行雲流水的彈奏與傾訴,音樂響起的時候,不由得你會摒住呼吸被深深地吸引和打動,或許還能從那些跳躍的音符裡聽懂他心裡的故事,那一刻,時間的凝固,美得讓人不忍驚擾;而平時,鋼琴靜靜地擺放在那裡,籠著柔和的光線,客人們也可以在有興致的時候打開琴蓋,隨興彈上幾曲,或暢懷,或抒情,或悲戚,或奔放……

整個兒大廳的空氣裡流動著他親手調制的咖啡香氣,裊裊地彌漫在音樂裡,氤氳中漂浮著過客的心事與悲喜。 他是這裡的老板,凡事都親力親為,很追求完美的一個人,瘦高的個子,有點兒帥氣的外表卻永遠架著一襲憂郁的氣質,迄今孑然一身,總有那麼點兒令人尋味和遐想的神秘。於是關於他的傳說很多,有人說他的家庭出身頗為富足,有人說他曾經被愛情深深刺傷便不再動情,也有人說他曾是一個優秀的計算機碩士,還有人說他游歷了很多地方然後在這裡留下,卻沒有人知道他下一站會去哪裡……

他對這些說法都只是一笑而過、不置可否,於是“傳說”便像個影子虛無縹緲的無從考證…… 但似乎日子久了,人們也不再關心這個。常客們總是隔三差五九就會自然而然地走進咖啡廳,選了自己習慣的位置坐下,品一杯老板用心研磨衝制的咖啡,然後發呆想想自己的心事……

她和他認識多年了,相識地很偶然,之後漸漸熟捻起來。他並不善言談,但無需多語,他和她各自的心事對方也能略知一二。她常會去咖啡廳坐坐,品品他的新作,或是安靜地,聽聽自己心底的聲音,有時側過臉去,獨自望著窗外,悄悄濕了眼眶;若是閑聊之余,她便總是笑評這裝修太過壓抑才會難過起來,他每每應著,卻也不見改了風格,她知道,他還活在他的那些過往裡,沒有也根本無法從記憶裡走出來。看著他在咖啡廳裡孤獨的背影,她常常在想,那些放不下的事和忘不了的人隨著時間的沙都會漸行漸遠吧, 也許有一天,只留下一段寂寞成灰的黑白影像,記錄在他的生命之中。作為朋友,除了祝福,她無能為力。

雖然常常揶揄對方,她對他卻一直心存莫名的感激——他總是會在她迷茫的時候,漫不經心卻一語中的,讓她醍醐灌頂;她曾為了自己深愛的人心痛得碎了一地,他得知後,會打來電話問一聲“還好麼?還活著就好……” 掛電話時才故作認真地嗔怪浪費了他的國際話費……

無論他明天會去哪裡,無論他又會給自己的神秘造就了什麼的傳說, 她還是會常常光顧他的咖啡廳,靜靜地坐坐,就好 ……

Show Buttons
Hide Butt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