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去

那些道理她懂,我們都以為自己懂得很多,旁觀者也可以說得頭頭是道,只是當局者實踐起來卻覺得完全站不住腳。

走出去

個晚上在商場遛達準備要看電影,突然手機響起,是位好久沒聯絡的老朋友。常笑著和朋友說我其實沒什麼朋友,他們都忙著自己的事業與家庭,我也不好意思冒昧打擾,久而久之也就沒怎麼聯絡;也有朋友說我學校不是有很多小朋友們?怎麼不找他們?別傻了,平時上課聽我說話他們都想睡了,聽我罵人他們做夢都想殺了我,我又怎會那麽殘忍再延續他們的惡夢?

老朋友突然來電,我沒太多想法,接聽後還是那把熟悉的聲音,努力穩著情緒可是還是難免聽到抽泣。
我有點慌了,啊!怎麼了?不會是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結果我的電影也不看了,就立馬和她會面看看有什麼可以幫忙?如果好久不見的朋友突然來了通求救的電話,那很可能是他鼓起了最後的勇氣想起了還有一個可以說話的人,那或許是他生命中最後一根稻草。

認識也有好多好多年的朋友了,在別人的眼前她總是個自信的,
可是這次見面時明顯她整個人好憔悴,我幾乎認不得她來。

懂得聆聽大概是我唯一的優點,在人潮不多的 cafe 裡我點了兩杯茶,坐下來聽她娓娓道來。她說得激動時眼淚控制不住,我慌得去和侍應拿紙巾然後交給她。天啊,我原來也不怎麼懂得處理這樣的狀況!畢竟會在我面前哭的,都是那些玻璃心的小朋友啊!

那當然,此時此刻她最需要的也不一定是什麼解決方案,不過是要有個人願意聆聽給給意見,就算那些意見是有多爛也無所謂。人生有許多事都不能盡如人意,有些人只能在你的生命裡走一段路,如果他已決定了再繼續錯下去,那我們也不必再執著,必須咬緊牙關往前走。那些道理她懂,我們都以為自己懂得很多,旁觀者也可以說得頭頭是道,只是當局者要實踐起來卻覺得完全站不住腳。

我忘了我們坐在 cafe 裡有多久,只記得 cafe 快要打烊了我們才離開。她的情緒也漸漸穩定,我知道她過後的路會很難走,但是我也只能給予祝福與支持,因為真正能走出來堅強面對的就只有她自己。

往後的幾個月不時都會接到她情緒失控頻臨崩潰的求助電話,人在窮途末路時總是有太多的負面情緒把事情想偏了,即使實際上並沒有如此糟糕。我能理性思考也不過因為我是個旁觀者,耐著性子和她好好交談,分析事情的前因後果,穩定她的情緒再要她堅強面對下定決心。即使她什麼都沒有了,還有我們這班好朋友。

真的佩服她,若換著是我早已崩潰承受不住,這大概是她人生中最低潮的一段吧。
又是幾個月後,下午想說給她發一封簡訊問問看她的近況,忙著忙著又忘記了。怎料晚上收到她的簡訊說她終於走了出來,可以放下了,感恩有我的幫助。

那一刻,又或者說這幾年來都沒有比收到這封簡訊還來得開心。
想說我深重的罪孽,大概可以扣減一點了吧。

Show Buttons
Hide Butt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