妥協

在眾多品牌中選了一對我以為它只生產校鞋卻不知道他媽的皮鞋也有生產的牌子......

妥協

個小伙子去算命,他告訴算命師父說他最近實在倒霉,問問師父到底怎麼一回事。師父微微點了頭抓他的左手來細看,屈指一算嘴裏念念有詞,苦苦思量良久後搖搖頭嘆了一口氣。

老師父的一舉一動小伙子看在眼裡,心中實在不是滋味,心想是不是闖了什麼大禍。過了一會師父終於開口:看來你的霉運一直跟隨你到四十歲。

頓時小伙子臉上寫滿愁字,可是他仍不灰心,繼續追問師父:那四十歲之後呢?四十歲之後呢?是不是苦盡甘來?小伙子臉上的神情彷彿再絕情的人也不會忍心再潑半滴冷水。

然而,師父摸摸下巴慢慢回應:四十歲之後……

你就會習慣了。

x x x

工作這麼多年,我所擁有的皮鞋大概只有四雙。
和我的牛仔褲一樣,每一次穿得都幾乎要破了,才會再換另一雙,除了其中一雙是被偷。

皮鞋被偷後的一段蠻長的時間,索性連皮鞋也不買,於是一雙球鞋陪我去旅行、陪我去見客戶、陪我去參加喜宴會議、陪我出席演唱會。直到有一天,我要求我的學生們在 Presentation 的時候要穿得正式,以示尊重我得要求自己也要穿得正式,結果我才下定決定去買一雙皮鞋。

逛好幾間鞋店看看價錢,才恍然發現皮鞋原來也緊貼時代的步伐一起通膨。結果我在眾多品牌中選了一對我以為它只生產校鞋卻不知道他媽的皮鞋也有生產的牌子,選一雙褐色的,鞋子頂端設計較長的。

付了錢之後索性就穿上,第二天穿一整天聽十多二十組學生們一整天的 Presentation,發現其實不怎麼舒服,鞋身似乎太窄,腳背一直被壓著好不舒服,幾乎想馬上拿回去換。

但是一個星期過去,一個月過去,穿著穿著可能鞋身似乎知道自己的不是,遷就鼓脹,又或者猶如那老師父說的:

你就會習慣了。

Show Buttons
Hide Butt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