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崩地裂

山崩地裂

學生依然選擇放棄,在我三番四次苦口婆心後,我的心碎得山崩地裂。

長大後,一定不要像他那樣。」
小時候如果你遇到一些討厭的大人,他某些言行舉止讓你看不過眼,比如說粗口滿天飛、愛說謊等等,你也許會這麼叮嚀自己。

殊不知,長大後你越不想當的那種人,那內心深處的抗體偏偏與你小時候的叮嚀唱反調,潛移默化當你遇上和他一樣的狀況,不知覺間你變成了那個你曾經很不屑很不爽的那種人。

怎麼老是面對所有的不滿都只有一種情緒應對?用高亢的聲音鎮壓對方,用暴燥的情緒讓對方懼怕,用最鋒利的詞語撕裂你的心。
其實,是不是還有另一種委婉溫柔的方式讓對方屈服?

在學院教課的日子不知覺快要四年,慶幸的是我所教過的學生不太多,可以肯定若讓他們一字排開,每個名字我都可以準確叫得出來,反倒數不清的是這幾年來已累積了多少個學期。

還記得第一個學期進入課室自己戰戰兢兢羞澀的模樣,到後來上課我居然已是麻木不仁。有些學期感覺自己比較像教補習,好比如這個學期教兩項科目,兩班人數加起來是二,也就是一班一位學生。是的,你沒看錯,我也沒寫錯,一班就正正是一位。從幼稚園、小學、中學、學院甚至大學,即使班上曠課人數再嚴重,老師的教課再爛也不至於一班一位學生。

站在學生的角度,他或許會這麼想:媽蛋!上課完全不能打瞌睡或分心,功課不會也沒人借來抄,這次還不死定?!我還一度天真的以為他們都應該是這麼想:靠!這次可賺翻了!一對一教學!繳一樣的錢還可以有位專屬老師!沒有學不會的理由!

必須承認,我真的好傻好天真。
真有後者想法的學生,才是問題學生吧!

你大概會認為才兩位學生,教課應該輕鬆非常。
我也以為是,然而這次我徹底地被這兩位打敗!

寫電腦程式最基本的條件,我認為是數學和邏輯這兩項都要過得去。對於學藝術的學生,我不奢望他們在這兩項會「好」。他們本來應該要天馬行空,跳脫世俗的範疇與框框盡情去創作,偏偏要被這些該死的邏輯設限,是誰說一加一非得要等於二?小敏是女人,女人愛男人,以此推算也不能表示小敏就是愛男人啊!?

如果你真的想學寫手機應用程式 App、架設網站、電腦軟件,那真的很對不起,一加一他媽就是要等於二,小敏媽蛋她不能和男人爭女人,就得要愛男人!

除了數學與邏輯,再來呢?我想在英文能力上起碼也要有一定的基礎。那是因為網上許多寫程序的參考資料都是英文,如果連常用的單字都不會,你能想像山上全是寶,偏偏因為你的袋子小得可憐,所以都沒能帶下山的無奈嗎?

噢!我還漏掉另一點,在這個年代不會也得要逼自己學會的:懂得 Google!
這大概是每個年輕人與生俱來的優勢,有什麼想找的,甚至不該去找的,他們天生就有這種能力進入 Google 的世界去狩獵回來。英文不好?問題也不太大,因為這地球上還有 Google Translate,只是它的實用性遭人詬病。

好吧,條件都談妥了。基本上學生只要具備以上的條件,要過我這一關問題就不大,我也就樂得輕鬆。別傻了,這世界怎可能有如此完美的事?

學生 A 已被我連續折磨了三個學期,也就是整整一年的時間。第一學期第一個科目他混在人數有七八位的班級裡,班上他不吵不鬧,每每問起他學習是否跟得上,他總是傻笑點頭,結果在我批改他的考卷時,我苦笑幾乎要昏倒。

於是他得要再重考,重考前的幾個禮拜不斷幫他複習,我總算熬了過去。是的,我沒寫錯,你也沒看錯,煎熬的是我。再接下來第二個學期第二科目:寫電腦程式,不再像上一個科目純粹理論。這次班上只有他一人,我才發現這學生問題可真大!

他總是有許多課外活動,跳街舞、騎單車、到處亂逛、搞聚會活動等等。當然這些也只能說這孩子比較外向,不是有問題,問題是他把時間都花在這些課外的事情上,這星期教過的,下星期腦袋像是被清空了,於是你得要再從頭教起,週而復始!

課程進度可想而知嚴重落後,天啊!我只是教一位學生,他居然可以讓我這麼頭痛!從開始慢慢和他講道理,試著去理解他的原因,竭盡所能找一套適合他的教學方式,可是屢勸不聽屢試不果直到後期我只能痛罵。每一次痛罵後,我並沒有覺得好受,反而常想起小時候對自己的叮嚀:「我長大後,一定不要像他那樣!」

才知道,為人父母,為人師表,你越是在意,應對的方式越是偏激。

結果他還是毫無意外地當掉了我的科目,
於是我得要加倍監督確保他的重考可以過關。

這個學期他再碰上我的科目,他的衰樣我已瞭如指掌,所以特別在第一堂課和他約法三章。在剛開始的幾個星期還算過得去,怎知道來到功課的部分還是回到老樣子。有些時候我真的覺得好沮喪,感覺自己做老師做得好失敗。到了後來,問他功課進度,他的回答:沒有進度。問他原因,他的回答:沒有原因。

學生依然選擇放棄,在我三番四次苦口婆心後,我的心碎得山崩地裂。

學生 B 的天資比較弱,數學英文弱得驚人。我常覺得我比較像是中學數學或者英文老師多過像是教寫程式的講師。其實這兩種能力偏差都不打緊,只要你讓我看得出你的用心,我還是願意去教導。只是這位小朋友未免也太被動,從不主動把問題提出,而是要我翻箱倒櫃走遍了各個角落才有辦法找出他的問題。

學生解決問題,我從不會直接給答案,只會給予方向慢慢引導。想起小時候,我很討厭問二姐功課,因為她就是不要直接給我答案,我的一個問題反而招來她更多的反問,殊不知她其實在引導得我走向答案。

我堅信,給你魚還不如教導你如何捕魚。

我猜想有時我的引導讓他覺得他自己很白癡,讓他覺得我故意在給他難堪,從他大力地敲打鍵盤看得出來他在生悶氣。這樣的小朋友,我除了嘆息搖頭,還真不懂要怎樣安慰自己。

是我太在意了嗎?何不就當是一份來領薪的工作,來到課室把該講解的講完就好,管他學生聽懂還是聽不懂,管他交不交功課,反正到最後就是及格和不及格兩種可能。何必多花時間去理解學生在想什麼?何必為了學生多教幾堂連加班費都沒得領的課?何必挖空心思找出學生的問題去解決?何必堅持一定要他學會才可以給他及格?何必想一大堆方法去引導學生們更容易獲取知識?

一個學期又結束了,在這學院的教課生涯也暫告了一段落。
我想,也該是時候讓我好好去療療傷吧。

Show Buttons
Hide Butt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