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願

許願

一點也不誇張,這等同於你告訴他:「你不是我親生的!」

說,西方小孩在成長中遭遇到最讓他殘酷最晴天霹靂的事,就是告訴他:「There is NO Santa Claus in the world!」
不誇張,這等同於你告訴他:
「你不是我親生的!」

每星期的例行公事,到超級市場買一星期的乾糧囤積在家,比如說意大利粉啊、麵包啊、牛奶啊、水果啊等等。這星期也不例外,一大早趁大家都為工作忙得焦頭爛額時,我獨自走進冷冷清清的超級市場裡聽著耳機悠然自在地推著購物車慢慢逛。

沒有購物清單,沿著走道邊走邊看,總會發現一些平時需要卻無法馬上想起要買的用品。洗髮水是不是差不多用完了?牙膏是不是沒了?又是換新的牙刷了?Carbonara 醬也要完了等等?每天的工作排山倒海,大概只有在這樣的時候,我才總算是貼近了生活一點點。

走著走著,來到另一個大門口,五顏六色一閃一閃的燈光吸引了我的目光,那當然是每年才見一次的聖誕樹。樹旁自然擺放了許多聖誕樹裝置的「零件」,於是我停下了腳步,心中盤算著是不是也要在家裡弄一棵應景一下?應景和應酬這兩件事我大概永遠都學不好,應景只不過是個隨便找來的藉口,心裡真正浮起的念頭是:不如弄一棵來許個願吧!

不會吧,都什麼年紀了?還相信許願這把戲?

大概每個人與生俱來就知道許願是怎麼一回事,就是把心中所想的托付一位神通廣大的人物,希望他可以把心中的願望變成事實。至於是哪號人物,華人社會裡可以說比較專業一點,就像醫生也被分類成婦產、小兒、整型科等等。錢總是可以解決很多煩惱,所以誕生了「財神」這號人物;若祈求的是姻緣,那就要向「月老」求救;保佑出入平安的,可以找「門神」;至於還有什麼疑難雜症的,找「觀世音菩薩」就對了!

西方社會比較直接了當,就只有兩號人物,第一位是「聖誕老人」,別問我他是神仙還是只是一位和藹可親的老人家,我能說的是他似乎只眷顧小孩。西方父母讓孩子們呱呱墜地久相信聖誕老人的存在,卻要他在成長的過程去推翻這個謊言。第二位,祂的名字叫「上帝」。

慢著,一年一次的生日(當然有些倒霉鬼四年才一次),總不必要托付誰誰誰來許願吧。那也不一定,在那個時刻許願還是需要一些「基本配備」,即生日蛋糕、生日蠟燭以及生日歌,統稱「許願三寶」!忘了什麼時候開始,對我而言,許願這事已淪落成例行公事。新的一年了,許個願吧!生日了哦,吹蠟燭許個願吧!許願池哦,投個幣許個願吧!聖誕節哦,許個願吧!從來沒人告訴我聖誕老人是假的,沒人告訴我今年財神是哪個方位,也沒有人告訴我「許願這事嘛象徵式就好,別抱太大希望」,奇怪的是很早以前我就知道凡事靠自己就對了嘛!

挑了棵 120 公分高的聖誕樹,特別測試了聖誕燈光是否故障,再挑了幾盒有的沒的裝飾放進購物車裡。回家後飯也不吃就立馬花了半小時聖誕樹裝飾好,把電源打開後整個客廳閃爍著繽紛燈光的那一刻,我的心中重燃了那點天真。

還是應了應景,低著頭閉上眼睛雙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詞:
我希望….

Show Buttons
Hide Butt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