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點

原點

人生其實沒有所謂徒勞無功的事,只是在過程中你總會學到點甚麼。

期五個月,總共十五堂,每堂一百八十分鐘的教課,也終於劃下了句點。
人生總有些事並不在計劃中卻冥冥之中注定發生,像我竟在繁忙的工作中跑去教課就是其中一項。

機緣巧合下,和朋友閒聊說起自己的工作內容,正好對方的學院正找尋我這行業的老師,於是糊裡糊塗去了趟面試,糊裡糊塗就當起了兼差老師。也不瞞你說,多一份經濟收入是主要原因,再來是想挑戰自己的能力與能耐。很多朋友都說:你的性格還是比較適合當教師,當時我還是有點不服輸的心態,甚至面試的朋友也說:搞不好一個學期後你會發現自己原來愛上教課。

為了遷就我原來的工作,我的課都安排在星期六,而且還很早,早上八點半。前一個晚上我會交代親愛的Siri在七點叫我起床。七點半出門,八點到達學院,用半小時「解決」早餐(早餐本來該用「享用」的字眼,每回回老家老媽把食物弄好後便吼著:趕快來解決問題!所以我也被感染了)以及整理前天花了大半天準備好的教課材料。

教課和上課,當然是截然不同的兩件事。回憶自己從前當學生,老師說甚麼,在黑板寫甚麼,基本上可以不怎麼理會,也可以選擇不去明白,反正在課堂上只要不吵不鬧,在老師說話的頓點上點點頭裝懂,一節課很快就撐過去(當然後果自負);而如今自己當起老師,嘴巴吐出的每一句話,手寫的每一個字都必須清清楚楚,再說我又怎能容許自己隨便糊弄過去?

這裡的每間課堂里都有台站立式的燈,在我打開幻燈機時,整個課堂里的燈光都必須關著,唯獨留著那盞燈亮著。我喜歡讓它亮著,每當它從黑暗中緩緩亮起來的時候,仿佛在雀躍地告訴我:Hey, it’s your show time now。教課的確有點像是在舞台上表演,幻燈機的燈光打在牆壁上像spotlight,老師的講台又稍微高一些,提高分貝說話在學生面前比手划腳,就只差沒有絢麗的燈光效果和音樂。

學院當然不會再像小學中學那樣,學生都乖乖坐好等待老師的到來、也不會是在老師進門後全班站起來像沈睡千年的殭屍喊到:Good~~~ mor~~~ning, teacher、不必穿上清一色老夫子的制服、頭髮不必被剪得像狗咬一樣、愛不去上課就不上課也不必和誰交代。學生也期盼最好不要有早上的課,能夠多睡一秒就是一秒,若再配合下雨的早晨,那絕對是最佳的享受,而偏偏我的課就是最早的一堂課。

班上學生人數不多,也因為這樣我才可以兼顧每位學生的學習進度。
給他們的最後一堂課,我放棄貫用的英文,而是用中文教課,坐在桌子上卸掉我平日的嚴肅(或者叫呆板)語重心長地說:給你們說些人生道理吧。話一說出口,他們瞪大了眼睛像看見怪獸一樣看著我。那也是我可以預測的情景:誰要聽這位老人家囉嗦啊?

我也當過學生,不是最好也不是最壞的學生,往往這種學生最要人命,因為你永遠都不懂他的腦袋瓜裡裝甚麼。他不是不想成為讀書勤奮的好學生,只是他的天資和性格讓他和「好學生」絕了緣(典型怨天怨地型);他倒也沒想過要成為壞學生,主要是因為他怕事又怕死,大不了就當個五下的爛學生:上課睡睡下、下課玩玩下、功課抄抄下、考前讀讀下、日子混混下,那就是王道了。

這些年來慢慢悟出道理:學校沒錯是提供知識的地方,重要的並不是你獲取了多少學術性的知識,而是在這個學習環境中你怎麼去塑造自己的性格和你面對生活面對難題的態度。生活怎麼要過,其實你可以選擇,關鍵在選擇的起點。你可以在開始就選擇放棄,也可以咬緊牙關撐到最後。

人生其實沒有所謂徒勞無功的事,只是在過程中你總會學到點甚麼。

我的大學生活其實很孤獨,因為都是一個人出國一個人面對種種難題,就像把你丟到一個荒島,你得自己想辦法生存下來,也感謝這份孤獨造就了我的獨立與毅力。我常對學生說,他們所學習的這門課並不在我過去的學生生涯有學習過的,而是從我過去十年的工作中碰壁撞板點點滴滴所累積下來的學問,怎麼去尋找問題的癥結,怎麼利用最有限的資源,怎麼有效率地把問題解決,這些技巧若掌握好就是你日後的生活工具。每次說完,學生們你看我我看你,那種情況像是小時候你老爸老媽和你嘮嘮叨叨說了一大堆你聽不懂的話,到後來在你生命中遇上了變化才開始慢慢覺悟。

我也只能攤攤手表示:有天你會懂。

我的學生在課堂上不怎麼發問(那也是典型的亞洲學生),直到交功課的deadline(俗稱「死期」),才硬著頭皮來問。按照我的脾性,臨死關頭才懂得來求救的,我一概不管,可是面對我的學生我又怎麼忍心?在課堂上我問學術上的問題像空氣,很多時候學生面面相覷,我試著引領他們,把問題拆開作個別處理,可是到最後還是我自己把答案說出來。我常檢討自己,是不是我過於嚴苛?還是我的教學方式有誤?還是他們的學習態度有問題?

我想,我們都可以做得更好。

課堂結束後,我們一起去「解決」早餐,也算是為我餞行吧。
學生升班了,老師還是原地踏步,下學期教同樣的科目,我終於了解這個無奈。

  • Young920

    朋友,加油。

  • Young920

    朋友,加油。

  • 月姬

    其实学生们不也让你上了一堂课吗?

    • 嗯,很寶貴的一課!
      順帶提一提,學生們看了我這篇給了我讓我淚流滿臉的留言:

      这不是assignment问题,只是一些感想,害羞嘛……发在这里。其实考虑了很久,该不该发……没有不尊敬你的意思,若得罪了,我先道歉。

      其实……没嫌弃过你唠叨,反正也不像是唠叨,总之就是人生大道理,就像这句话“他們所學習的這門課並不在我過去的學生生涯有學習過的”。说真的,那时候心里有点庆幸,就是小暗爽了一下,觉得自己好幸运。还在迷迷糊糊寻路的时候,有位好心人突然出现,拉着你走一段不长却不算短的路。

      其实,每当你试着引領我们,把問題拆開作個別處理,我们都会沉默不语,那是因为一,我们不懂。二,我们不会。三,我们懒得去想,就是一心想等老师给答案,有了答案就懂了,也会了。可每当你把答案说出口,那略带不悦的语气,总让我们四人感到惭愧。

      我想,我们都有在反省,就因为反省过,所以每当你提出新的问题,离开教室时,我们都会绞尽脑汁去想,上网去找,互相询问。可每当你推开门,踏入教室时,我们始终给不到你心意的答案。那时候,你会解答,虽然语气没有不悦,但多少也有失望。然后,我们沉默同时,又在自我反省了。一次是这样,两次是这样,渐渐地我也觉得我们进步了,至少有时候还是能给出像样的答案,即使那不是你所想的。

      但,就像HengHeng说的,“我会做得更好的!!!!”

      就像你说的,“我想,我們都可以做得更好。”

      这是当然,你教的吗!!(不用猜,我就是在拍马屁。)

      其实,真的真的没嫌弃过你唠叨,你说出口的每句话,都是你的人生经验,也是我们往后都要面对的问题,难关。最后一堂课,我们之所以惊讶,是因为……竟然……不用上课?真的不用上课?没有问题?真的没有?(你懂的,学生嘛………………)

      最后,我真的没嫌弃你唠叨,更没觉得你唠叨。其他那三只,我不知道……哈哈!

    • 嗯,很寶貴的一課!
      順帶提一提,學生們看了我這篇給了我讓我淚流滿臉的留言:

      这不是assignment问题,只是一些感想,害羞嘛……发在这里。其实考虑了很久,该不该发……没有不尊敬你的意思,若得罪了,我先道歉。

      其实……没嫌弃过你唠叨,反正也不像是唠叨,总之就是人生大道理,就像这句话“他們所學習的這門課並不在我過去的學生生涯有學習過的”。说真的,那时候心里有点庆幸,就是小暗爽了一下,觉得自己好幸运。还在迷迷糊糊寻路的时候,有位好心人突然出现,拉着你走一段不长却不算短的路。

      其实,每当你试着引領我们,把問題拆開作個別處理,我们都会沉默不语,那是因为一,我们不懂。二,我们不会。三,我们懒得去想,就是一心想等老师给答案,有了答案就懂了,也会了。可每当你把答案说出口,那略带不悦的语气,总让我们四人感到惭愧。我想,我们都有在反省,就因为反省过,所以每当你提出新的问题,离开教室时,我们都会绞尽脑汁去想,上网去找,互相询问。

      可每当你推开门,踏入教室时,我们始终给不到你心意的答案。那时候,你会解答,虽然语气没有不悦,但多少也有失望。然后,我们沉默同时,又在自我反省了。一次是这样,两次是这样,渐渐地我也觉得我们进步了,至少有时候还是能给出像样的答案,即使那不是你所想的。

      但,就像HengHeng说的,“我会做得更好的!!!!”就像你说的,“我想,我們都可以做得更好。”这是当然,你教的吗!!(不用猜,我就是在拍马屁。)

      其实,真的真的没嫌弃过你唠叨,你说出口的每句话,都是你的人生经验,也是我们往后都要面对的问题,难关。最后一堂课,我们之所以惊讶,是因为……竟然……不用上课?真的不用上课?没有问题?真的没有?(你懂的,学生嘛………………)

      最后,我真的没嫌弃你唠叨,更没觉得你唠叨。其他那三只,我不知道……哈哈!

  • Zhangnan

    这个色调柔和很多,比起无尽的黑色,对视力都好呢……

    • 我看了你的最近的文章,我要收故事版權!呵呵!

  • 三碗米

    好棒

Show Buttons
Hide Butt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