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淚知道

眼淚知道

她慢慢走到他身邊,試著和他說說話,只見他的淚水從眼角緩緩流出。

一位中學同學中風昏迷幾天後在清早時分與世長辭。

消息都來得太突然,那天原本只是打個電話要向某位朋友詢問一些要事,卻沒料到她正趕著前往醫院,探望當時還昏迷不醒的他。在這之前的幾天他已經感覺頭昏腦脹,沒想到終於在星期天突然不支倒地,過後就一直昏迷躺在醫院。

醫生說,情況並不怎麼樂觀,要家屬有心理準備。
當時我並不以為意,我們年紀相仿,三十幾歲尚算年輕,不太可能吧!
後來我沒前去探望,畢竟與他只是泛泛之交,彼此知道對方而已,我讓前去探望的朋友代我說聲祝福。

深夜,見她仍掛在線上,於是向她問起他的事。她說他的情況已去到必須完全依賴儀器才得以維持生命,很可能過不了那一夜。醫生告知親友,要為他祈禱,並不是祈禱他可以醒過來,而是祈禱他可以走好。他的媽媽和女友聽後哭得死去活來。

那一刻,我們都心生恐懼,原來死亡可以很靠近。
好害怕身邊的人有甚麼事情發生,好害怕想對誰說的話永遠都沒法表達。
在他昏迷倒下的那一刻,如果他還可以說些什麼,他會說什麼?又會對誰說?

我並不曉得人在昏迷的狀態中是否還有知覺,如果他必須要離開,我和她都希望他不需要承受太多苦痛可以一路走好。在深切治療部病房裡,她慢慢走到他身邊,試著和他說說話,只見他的淚水從眼角緩緩流出。

生命危在旦夕,連最後的叮囑也無法說出來,眼淚知道。

第二天早晨,收到朋友的簡訊說他走了。
永豐,一路好走。

Show Buttons
Hide Butt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