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出去吃飯,原本是稀鬆平常的事,如果要特別去交代就顯得極不尋常。

從前他並不相信,很多朋友拍胸口告訴他說一旦遇上了,他就會明白。

如果我無法用淚流滿臉,也不能以嚎啕大哭去申述我的遺憾,那我唯有更加珍惜現在。

我的小時候,生病是可以將願望實現的許願池。

妳說感情的維繫絕不能少了溝通,即使彼此話題沒了,也得要深情對望。

這種幸福,不孤單的人不明白,而明白的人很孤單。

當我忙得失去方向的時候,對于“回去”一詞已經分不清,搞不懂哪里才是我原來的地方?

非得要等別人撿自己的緣份,難道自己就不能主動出擊?

Show Buttons
Hide Buttons